寶雞頭條

違法不良信息舉報:0917-3376965 郵箱:bjnews@163.com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61120180004
寶雞網上有害信息
網絡謠言曝光台
寶雞舉報

微博

微博

微信

微信

APP

APP

首頁 > 本地 > 正文

新華社 | 寶雞太白:百鍊成鋼的“博士書記”

時間:2021-01-15 14:31:59   
©原創

一個東部省份的博士畢業生,遠赴西北偏遠山村扶貧,會面臨怎樣的考驗?

從西安驅車200多公里,翻過盤山公路。沿途的景色搖搖晃晃,把記者引到秦嶺腹地一個不起眼的小山村。

梅灣村,位於陝西省太白縣。這個人口不足一千的村莊氣候宜人,常年無夏,佔盡秦嶺的風光。然而,恰恰因為地處秦嶺深處,貧困彷彿一座愚公也無可奈何的大山,世世代代壓得村民喘不過氣。

“累了吧,路不好走。”梅灣村第一書記陸星笑着攥住了記者的手。如果不是話語間夾雜的山東口音,這個“外來後生”更像是個地道的關中娃。

2018年底,陸星從山東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博士畢業,通過定向選調生考試,來到梅灣村擔任第一書記。

△陸星與駐村工作隊同事察看梅灣村蔬菜產業園項目

畢業前,陸星也曾有相對安逸的選擇:繼續深造、去大城市謀得一份體面的工作……幾經考慮,他跟隨本心,決心到陝西去“學點東西”。

然而,“學點東西”並不容易。

“村情、項目、黨建……每一處都是發展中急需解決的問題。”他清楚地記得,剛來梅灣村時,村子的產業基礎薄弱,各項扶貧項目都處於萌芽階段。還沒來得及適應環境的他,要應付這麼多陌生、複雜的難題,的確有些力不從心。

“當時就想,先從最基礎的工作幹起,總能有所收穫。”陸星用一個月的時間走訪全村94户建檔立卡貧困户,“我的三本工作日誌裏,寫滿了大夥想過好日子的願望。”

收集好願望,接下來就要把它們變為現實。

陸星首先在產業發展上動腦筋。和太白縣大部分鎮村一樣,梅灣村發展的阻力是環境,動力更是環境。因為秦嶺生態保護要求,太白縣工業發展條件有限,卻有得天獨厚的生態資源。望着頭頂的“雪嶺”,陸星和記者分享起自己駐村兩年的“遊覽體驗”。

基於已有基礎,梅灣目前有二十幾户農家樂,以觀光農業和鄉村旅遊為重點的產業佈局,每年帶來綜合效益30餘萬元。

梅灣村小,來的客並不少。“結合村民的意願和能力,我們申請了最好的政策條件,每户補貼3萬至5萬元。”走在整潔的村道上,陸星數着幾處農家樂的招牌,“過了今年,我想在村裏搞個農家樂協會,統一物價、經營標準,讓願意幹的老鄉先把頭帶起來。”

冬至已過,秦嶺深處,寒意襲人。

沿着建成不久的通組路,記者和陸星來到村民楊先愛家。

73歲的老楊去年和老伴兒退出貧困户序列。小院裏,老楊指着家門口的高速路,和年輕的書記暢談起村子的未來,“高速一通,咱這兒就在路口,以後來旅遊的人會越來越多,村子也會越來越好。”

老楊的“底氣”源於這些年的變化。囿於貧困,他和老伴兒相守多年的家一度破敗不堪。“他家老屋像個古董,到處都是破漏的痕跡。外面下大雨,屋裏就下小雨。”看到老楊家的情況,陸星帶着駐村工作隊多方申請資金修房子,自己還跑到附近村淘來幾件舊傢俱,讓老屋裏裏外外變了個樣。

老屋換新顏,老楊的精神頭更足了。和他一樣,梅灣村263户村民也在悄然的變化裏,窺見了村子的明天。截至去年年底,全村貧困發生率清零,農民人均純收入從2016年的12033元,增長到2019年的15920元。

“全村脱貧任務基本完成,接下來我們還要跟鄉村振興銜接起來。”陸星又盤算起村子下一步的發展。

兩年的基層任職時間將滿,陸星卻不捨得離開。剛來時,有人質疑這位博士書記不過是來鍍層金的過客,可學材料的他卻覺得自己是在鍊鋼,“年輕的我們像一塊鑄鐵,只有經過錘鍊才能有更好的塑性和強度。”

陸星説,30歲,意味着既要能負重,更要能前行。(新華社《三十而“礪”:他們生於1990》)

寶雞新聞網最新原創作品:

@寶雞人 當城市主人 做文明市民

編輯:賀雅楠

推薦閲讀

更多